阿里云服务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娱乐 上海新闻网 2024-07-10 503浏览

广东本土女团海外破局:超20国粉丝翻跳曲目,播放量超千万

在海外,有这样一群青年人,他们热爱中国传统文化,以一己之力,不断扩大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力。《Go!出海新声代》聚焦他们的故事,从青年人的传承中,看文化五千年的延续脉络。



在广东,有这样一支国风女团,它从一众日韩潮流偶像团体中“杀出重围”,迅速占领海外市场,多篇曲目在外网都收获超百万播放量,它就是SING女团。

SING女团的负责人认为,中国女团要想从一众日韩潮流中脱颖而出,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她说:“中国在文化底蕴上有绝对的优势,中国文化也是他们模仿不来的。”

创立于国内女团萌芽期

作品为王 主打价值感

SING女团成立于2015年,是酷狗文化全力打造的,自有体系的女子偶像组合。据SING女团负责人回忆,SING女团创立之初,国内偶像市场刚起步,各类女团的成立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但真正能坚持下来的却没几个。

中国的偶像市场里从不缺乏为舞台梦“前赴后继”的团体,却鲜有成功的出圈者,能在大浪淘沙的环境中存活下来,本就是一种成功。创立不到两年,SING女团就因一首《寄明月》红遍海内外,在国内,超过《PPAP》和《极乐净土》,成为b站爆火的二次元歌曲。在国外,也引发了超20国粉丝争相模仿翻跳,播放量超千万。《寄明月》的爆火成功为SING女团立住了“国内首个电子国风女团”的定位,她们也因此逐渐被大舞台注意到。


SING女团经典唱跳曲目《寄明月》的演出照。受访者供图

相比于一般的偶像团体,SING女团有出圈的代表作、被市场清晰认知的标签,同时也曾有成员走进了大众视野,回望这一路的成功经验,SING女团负责人表示,这都离不开公司的自有属性,公司是一个音乐平台,因此,对娱乐生态会更了解,也会强调战略布局。“偶像是一个在聚光灯下的职业,会引发很多人的跟风追随,所以就需要作品有好的价值取向。当时,我们尝试在国风歌曲中加入电子的元素,收获了很多人的喜爱。团队的考量和市场的选择在这时候便产生了交集。”SING女团负责人说道。

有了电子国风这个独特的赛道,SING女团在进行成员的选拔和孵化之时,都会更围绕需要推出什么样的作品去打磨。SING女团负责人透露:“团里成员的原创能力都是在逐渐培养的,她们本身对创作感兴趣,我们就会找老师给她们做辅导,同时,我们也会与团队成员探讨,如何把更极致的国风舞蹈展现到作品里。”

基于一个做音乐同时又是做内容的平台,SING女团更在乎对于歌曲内容的把控,团队发布的歌曲也时常跻身音乐榜单前列。

中华文化拥有绝对优势

是女团破局出海的“利器”

在过去的20年内,日韩女团强势占领国际偶像市场,时下,也涌现出许多现象级的偶像团体。在国内女团频频搁浅的情况下,也有部分偶像团体选择借鉴模仿他们的成功经验。“其实韩流也好,日系也好,它们能在全球范围内流行,肯定有做得特别好的地方。比如韩国特别注重偶像的包装,日本则注重偶像的养成等。我们国内有很多女团照搬日韩的培养模式,但我认为,中国的本土团队想要破局,仅仅靠模仿是不够的,要有自己的特色,这也是我们一直坚持国风创作的原因。”SING女团负责人表示。


SING女团作为内地唯一受邀表演嘉宾,参加由香港电台举办的《第45届十大中文金曲音乐盛典》。受访者供图

基于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高度敏感下,SING女团经纪团队发现,不少韩团在创作歌曲时,为了体现更丰富的歌曲元素,反而会加入中国乐器,同时在穿搭上,他们也会时不时选择国风元素的服装,这让他们意识到,中华文化在国际舞台上是具备一定优势的,只不过在制作质量上,以及怎样更国际化的呈现等方面需进一步的提升和学习。

SING女团是一支国风属性特别强的女团,出海是他们的使命感所在,也是当下的必然选择。有了《寄明月》的成功经验,SING女团的经纪团队乘风而上,创作的《千盏》、《红莲》和《花间一壶酒》等歌曲都分别在外网收获了破百万的阅读量,真正实现了将中国风刮向世界各地的目标。

“艺术真的不分国界,真正好的内容,走出去是没有太多的难度的。就像《寄明月》,当时那么多国家的人参与传播,是因为它足够有特色,并且具备一定的传播性。”SING女团负责人表示。

中国文化产品在加速出海,中国音乐就是其中之一。2023年,一首印尼版本的中国网络热曲《一路生花》唱响印尼达人秀,在当地播放量超五千万次。不仅是外网改编版,在去年,一些中文歌曲的海外改编版也在海外走红,登上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的音乐平台榜单,总播放量超30多亿次。中文歌曲在外网引起众多关注,不仅得益于歌曲本身的优美旋律,也同样得益于幕后团队的创意改编。据SING女团负责人阐述,酷狗文化十分重视文化出海这件事,有专门的出海团队针对不同国家的文化习惯,改编不同版本的歌曲,真正助力中文歌曲出海传播。


中国网络热曲《一路生花》的印尼版本登上2023印尼达人秀舞台。

现有团队成员因热爱而集结

心态平和乐观

团队成员的命运必随着团体命运而沉浮,SING女团凭借电子国风的定位,从一众同质化女团中脱颖而出。如今,女团已成立了9年,过去9年间,女团成员们有非常出圈的歌曲作品,但仍暂未能与“流量团体”挂钩。队员来往更替,有人成功破圈,有人与自身发展路径不符,选择退出,而每一次人员变动,对于仍在团队里“坚挺着”的队员来说,都将会是一次去或留的考验。

团队里的元老许诗茵于2016年加入SING,今年是她加入SING女团的第九年。当南都、N视频记者询问她会不会在意年龄时,她乐观地说道:“女团不该用年龄来定义,当下的社会对年龄的包容度更高了,有很多哥哥姐姐组团出道,我有一个这么好的平台,为什么要主动放弃呢?”2017年,她与团队成员同参加综艺选秀顶流节目,队员成功走到赛程后半段,并在后期得到了较好的发展,而她遗憾止步,对此,她乐观的表示:“遗憾是人生常态,保持身心健康,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足够了。”


SING女团成员许诗茵。南都、N视频记者鹿筱悦摄

像这样的表达,不仅在许诗茵的口中听到,在成员马娇、宗思雨以及伊万的口中都同样能听见。她们因热爱而坚持,对于结果不做太多要求,因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本就是一件很棒的事。在她们身上,能看到对于梦想的坚守和对于结果的释然。

视频:王熠 鹿筱悦

采写:王熠

上海新闻网

上海新闻网10000+篇文章

站点 微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上海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上海新闻网 www.shxwrx.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