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服务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要闻 上海新闻网 2024-05-30 503浏览

【奔流·调查】一名鄂尔多斯女孩的遭遇:被校园霸凌转学后,又面临失学

今年17岁的鄂尔多斯女孩琳琳(化名),原本是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专班的一名学生,2023年被多名同学以逼迫去酒吧陪酒、下跪、抓头发、抽耳光等方式多次殴打欺凌。事发后,琳琳的家长报案,其中四名殴打琳琳的学生获刑。


图为琳琳(化名)在弹钢琴

由于遭遇长期的校园霸凌,琳琳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不得不换了一所学校就读。但没想到的是,获刑的同学家长又举报琳琳转学违规。今年5月16日开始,琳琳就被老师通知不能在新学校上学了。

在家蹲了12天

上学的学生一天都等不起

5月28日下午,琳琳的父亲任先生再次来到鄂尔多斯一所中学的门口。

这已是女儿被通知不要到校后,他第六次来到这所学校找相关领导。

和往常一样,学校门口的保安没让他进去,任先生只能在校门口拨通了校长的电话。电话中,校长告诉他,只要教体局同意,孩子就可以继续上学。央求校长无果被挂断电话后,任先生转身去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教体局。


琳琳(化名)父亲到学校找相关领导

在东胜区教体局政策法规室,任先生希望区教体局协调让女儿继续在新学校上学。工作人员告诉他,琳琳现在就读的学校虽然在东胜区,但是这所学校是市管学校,权限在市教体局。工作人员说,之前接到了任先生在12345热线的求助信息,已作了反馈,虽然任先生不满意,但区教体局协调不了,只能找市教体局。

鄂尔多斯市教体局距离任先生居住的东胜区有50分钟左右的车程。任先生赶到市教体局门口时,被保安人员拦了下来,尽管随后和市教体局的工作人员电话沟通后同意其上楼反映情况,但保安说任先生已经来过几次,只能让工作人员下楼到一楼大厅接待。

基础教育科的工作人员看了任先生的材料后,说这个事他们科室解决不了,需要多个科室研究,建议任先生走信访渠道。“之前我来局里,领导也给我这么说的。我问了信访多长时间有结果,他们说最快15个工作日。”任先生说,“孩子已经在家蹲了12天了,上学的学生一天都等不起啊!”

奔波一天回到家里已是天黑,女儿还在电脑前通过网络学习,任先生深感无力。


琳琳(化名)父亲到鄂尔多斯市教育体育局找相关领导

被同宿舍的多名女孩霸凌

学校开除了四名打人学生

一切,缘于一年前的校园霸凌事件。

2023年4月6日,任先生妻子接到在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专班上学的女儿琳琳电话,说在学校被人打了,到学校后发现女儿脸上红肿。调查后了解到,女儿被同宿舍的多名女孩以逼迫去酒吧陪酒、人格侮辱、下跪、抓头发、抽耳光等方式多次欺凌殴打,并拍摄视频。

事发后,学校开除了四名打人学生,当地警方给予打人者行政处罚,并以涉嫌寻衅滋事立案侦查。2023年年底,鄂尔多斯东胜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犯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四名打人者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到缓刑不等。

法院查明,2023年3月3日至4月6日,同住在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四名被告人,因琐事多次以随意殴打、恐吓、辱骂、翻看手机、拍摄小视频等方式欺辱琳琳十次左右,其中有人多次对琳琳扇耳光、用毛巾抽打、强迫下跪道歉,拍下琳琳的照片制作表情包。四名被告人还以同样的方式欺辱琳琳宿舍的另外一名女同学。

法院认为,四人为发泄情绪,多次随意殴打、辱骂他人,情节恶劣,四人已满十六岁未满十八岁,依法从轻处罚。

奔流新闻记者了解到,庭审中两名被告人家属提出被告人患有精神疾病。一审宣判后,有被告上诉,被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维持原判。


图为医院提供的诊断书

换一个环境学习

却被举报违规借读

据了解,霸凌事件发生后,琳琳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不愿意继续回到原学校就读。“女儿一提到原来的学校,就想起挨打下跪的事。”

为了不使女儿病情加重,任先生向校方提出换个环境就读。在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积极协调下,琳琳去年秋季开学时到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一所中学借读。

“今年5月16日,女儿被学校通知不要上学了。”任先生说,一头雾水的他赶到女儿借读的学校,学校校长说有人举报琳琳违规借读,只能让琳琳回家。

任先生后来多方调查,发现举报女儿的人是此前殴打女儿获刑学生的家长。“女儿当天被学校劝退后就失踪了,报警后,警方在次日凌晨3点才找到了她。”

“孩子的借读问题和相关部门多次沟通过。被告和家属也写下保证书,不能以任何形式打击报复我们,现在却这样举报。”任先生说,女儿在这次霸凌事件中深受打击,原本希望换个环境能让她重新振作起来,没想到却再次受到伤害,直接剥夺了她学习的权利。

奔流新闻记者获取的一份网上投诉材料显示,反映人认为任先生的女儿在校引发多数同学不满,任先生扩大事实,法院判决不公,琳琳借读严重破坏了鄂尔多斯市良好的教育生态环境。“恳请上级部门和相关领导关注此事,并对此事进行重新调查审理。”目前网上已无法看到此投诉信息。

5月29日上午,奔流新闻记者拨通了任先生提供的举报者电话,问及举报的原因,对方否认举报并挂断电话,随后多次拨打无法接通。


图为鄂尔多斯街头的宣传语

“想上学吗?”

“想!”

被退学后,琳琳就一直待在家里,每天沉默寡言。

任先生注意到,这十多天来,女儿依然每天和上学的时间一样起床,在网上同步进行文化课的学习,专业课请外面的老师来家里上课。

任先生的妻子下个月临产,担心妻子心情受影响,起初任先生瞒着妻子没有说女儿被退学的事情,说学校放假。后来女儿一直在家,在妻子的追问下还是知道了实情,每天催着任先生求学校领导。

“想上学吗?”

“想!”

简短的父女对话,让任先生更觉得不能放弃女儿的求学机会。

“她的愿望是考上西安音乐学院,她的钢琴水平已经过了八级,文化课再努力一下是有希望的。”任先生说,现在失去这个借读机会,等于毁了女儿一辈子的前程。

半个月来,任先生连续多次向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两级教育主管部门求助,至今没有任何进展。他先后又向鄂尔多斯市和东胜区妇联反映,也没有结果。

5月29日上午,鄂尔多斯市妇联回复奔流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妇联非常重视此事,尽最大努力帮扶。东胜区妇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已经接到求助信息,正在核实中。

5月28日、29日,奔流新闻记者在鄂尔多斯多次联系鄂尔多斯市教体局采访,均未得到回复。

29日下午,任先生再一次去鄂尔多斯市相关部门求助。

经过的路边有一幅广告牌,上写“鄂尔多斯,一座温暖世界的城市”。

文·图丨奔流新闻记者张鹏翔 鄂尔多斯报道

上海新闻网

上海新闻网10000+篇文章

站点 微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上海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上海新闻网 www.shxwrx.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